“薄命”的薄微晶:两年从宠儿变“弃儿”_石材体验

2020年05月12日 16:36:52铭川大山石材
A+ A-

曾于2013年风靡一时,并广受陶企热捧的薄微晶,命如其名般“薄”,在2015年正被众多厂家放弃生产。甚至在一些微晶石生产厂家和釉料供应商看来,“如果按照当前局势,薄微晶有可能遭遇全面淘汰。”

而据记者调查了解,在激烈的价格厮杀中,广东、山东等产区的大量曾经主推薄微晶的厂家,自2014年开始调整产品结构,大举进入厚抛釉或大理石瓷砖的生产行列,而薄微晶则如同“弃儿”,面临着从众星捧月到“打入冷宫”的命运逆转。

曾经的众星捧月

2013年初,作为一款微晶石的延伸产品,既继承了微晶石的部分优秀品质并在价格上仅比全抛釉稍高,薄微晶无疑被寄以厚望,被众多陶企誉为“挑战传统微晶石和全抛釉的得意之作”。

“薄微晶由于降低了生产成本,价格和全抛釉相差不多,消费者在购砖的时候,薄微晶将成为全抛釉最大的竞争者。”彼时,对于薄微晶的市场前景,业内人士议论纷纭、褒贬不一,但以力挺者居多,其中有人断言“薄微晶介于微晶石和全抛釉之间,集二者优势于一体,或将在近两年内成为市场主流。”亦有人称,抛晶砖的生产工艺与薄微晶相似,若薄微晶大面积上市,对抛晶砖亦会有部分影响。

薄微晶几乎成了神一样的产品,顶着相对“质优价廉”的性价比光环在业内引发一股热潮。2013年上半年,佛山多家陶企陆续召开新闻发布会,推出薄微晶新品。

到了2013年下半年,薄微晶生产厂家数量呈大规模膨胀之势,一些曾经生产常规抛光砖、瓷片的私抛厂开始转产并加入到薄微晶的生产之列,甚至是山东、四川等产区也出现了相当数量的薄微晶生产厂家。

彼时,全抛釉等曾经的高端产品在过度的市场竞争下利润渐薄,沦为大众产品的趋势日益明显,薄微晶的问世仿佛让众多厂家看到了新的蓝海,纷纷加大对该类产品的开发与市场推广力度。

但令人始料未及的是,在众多陶瓷生产厂家和瓷砖品牌蜂拥而入的激烈角逐下,围绕薄微晶展开的价格战和品质战随之愈演愈烈,市场开始畸变,并朝向陶企最不愿看到的局面快速恶化。

如今被众多陶企“打入冷宫”

2015年初,记者查阅一些曾于2013年高调推出薄微晶的陶企的官网发现,企业产品体系中的薄微晶已被悄悄撤换成其它产品。甚至有企业换得彻彻底底:曾经大量展示薄微晶的展厅,已全部换成展示大理石瓷砖;还有一些企业的产品宣传物料上,“薄微晶、一次烧微晶”已被替换成“厚微晶或加厚微晶”以示区别。

“现在很多企业宁愿做全抛釉,也不愿生产薄微晶。”佛山市欧玛尼陶瓷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文超证实,今年来广东地区大量陶企放弃生产薄微晶,并转产其它产品,如今仅有寥寥几家陶企仍在坚持生产。

与此同时,在山东淄博,如今仅有兴开元陶瓷、大唐瓷业等3家陶企在连续性生产,另有少量陶企在间歇性生产,而高峰时期,淄博生产薄微晶的生产线达20条,亦正在减产。

薄微晶由“热”转“冷”的程度如何?从上游釉料供应商的销量中可见一斑。据佛山一家要求匿名的微晶熔块供应企业总经理刘先生介绍:“我们虽然主要供应二次烧微晶干粒,但受陶企薄微晶减产影响,薄微晶釉料销量占比已从30%下滑至不到10%,一些曾经的合作客户也都因转产而流失。”

刘先生坦陈,因为此前主要供应二次烧厚微晶干粒,所以其企业所受影响并不大。他称,据其了解,佛山一家专业供应薄微晶釉料的企业,每月销量已从2013年的13000吨下滑至如今的2000吨,降幅超过80%。

刘先生同时告诉记者,今年年初,佛山曾有两家知名陶企计划新上薄微晶生产线,并与其达成采购协议,拟采购1000吨薄微晶釉料,但后来这两家陶企在连续多次推迟上线时间后,最终转产厚抛釉。“而我们的1000吨薄微晶釉料只能经加工后,另作他用。”刘先生说道。

“市场被做烂了”

批量涌入的低端生产厂家,被指是造成薄微晶命运逆转的罪魁祸首。

事实上,早上2013年底,就有业内人士预测,薄微晶的技术门槛并不高,一些私抛厂也能够生产,但技术水平参差不齐,能真正做好的企业为数不多,在这样的现实下,薄微晶命运扑朔迷离。

刘先生介绍,大量低端厂家的杀入,衍生的价格战和品质战,让薄微晶价格从最初的100多元每片下降至后来的30多元每片,并且品质越做越低——表层微晶面越来越薄,砖坯越来越黑、原有的高端定位和优秀特质被搅乱和破坏,并在终端广遭诟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