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旺石业陈振飞:从空降兵到“灰色石材”王子_石材弯曲了

2020年02月26日 22:53:13铭川大山石材
A+ A-

  见到陈振飞之前,对他的传奇略有耳闻。然而见到他一脸的俊秀与阳光时,根本看不出他曾经历生死,更想不到他年少丧父。在谈论起过往时,他原本温暖的笑脸变得严肃起来。

陈振飞1989年生,南安水头人,

辉旺石业首席执行官、水头商会副会长、南安市石材工业协会常务理事。

  2006年,年仅18岁的他加入了空降兵15军45师“黄继光连”。陈振飞的父亲陈建长也曾是这个连队的一名战士。按理说,陈振飞会和父亲一样成为一名优秀军官,然而2007年,随着父亲因公殉职的噩耗传来,陈振飞的一生也随之发生转折。服完两年兵役后,他不顾部队的挽留,执意回到家里,接过母亲身上的担子,励精图治,终将辉旺石业打造成一个“石材帝国”。

“黄继光连”空降兵出身

  2006年年末,陈振飞被父亲送到了空降兵15军45师“黄继光连”。

  来到部队,天性顽皮的他,并没有因为有父亲战友的照顾便松懈耍性,而是和其他士兵一样,完成部队繁重的训练。入伍前满是棱角的陈振飞,开始好学起来。

  第一年,每每和母亲通话或给母亲写信,陈振飞总是倔强地告诉母亲,自己过得很好,并和她分享看过的书籍与收获的新知。

  2007年冬天的一个上午,正在训练的陈振飞接到一个噩耗:在官桥一政府部门工作的父亲,代表单位参加游泳大赛突发脑溢血。第二天,陈振飞得到部队的特批,立马赶回家。然而,当他赶到医院时,父亲早已失去了意识。

  看到痛哭的母亲,陈振飞一把将母亲拉到医院走廊,向她许诺:“明年我就退役,回来陪你,一起做好企业。”送走父亲那天,陈振飞发誓:“失去父亲,绝不能再让母亲垮了。”办完父亲的后事,他又回到了部队。

  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部队调派兵力开拔灾区。当母亲接到陈振飞要奔赴四川的消息时,再次泪如雨下。焦急的母亲打电话到部队,请求让孩子留守驻地。然而,部队仅仅是给了这样的答复:“我们一定会还给你一个更优秀的儿子。”

  次日,救援任务取消。然而,半个小时后,部队又通知立马开拔救援。当晚救援兵到达成都,14日凌晨抵达灾区。而接下来的93天,陈振飞他们每天都在为救援奔波。

  “除了救人,我们每人要负重80斤,步行50公里,将物资运给灾区同胞。当时走的路是被大片山体滑坡阻拦的路,时不时会经过一些巨大的石头,而石头下面压着的是一辆辆汽车……”陈振飞回忆道,在运送过程中,灾区还时不时发生余震。

  至今,他记得当时发生的惊心动魄的一幕:“忽然后方有人大喊,我扭头一看,大大小小的石头像万马奔腾一样,从百来米高的山上滚落到刚刚走过的路,有的碎石直接将一些战友的钢盔砸裂,有的战友被击中身体摔了出去,当时我躲在一颗大石头后,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吓得完全不知所措。”

  这些经历让他学会了很多,包括为人处事的道理和沉着冷静的心态,让他更懂得珍惜家人,也为他接手家业奠定了基础。

“玛雅灰”远销东南亚

  2008年末,陈振飞退役后毅然回到了母亲身旁。从2009年起,他扎根基层,从自家公司辉旺石业一线开始学习。

  2010年年初,陈振飞学着出国点料。然而在产品选择上,新手上路的他,和母亲产生了很大的分歧:母亲偏爱米黄色系产品,她认为这是经典款、畅销货,而陈振飞却偏爱灰色系。

  2011年,自作主张的陈振飞从土耳其采购了500多吨的灰色荒料,这下可惹急了母亲。当时,灰色品种在石材市场上尚未流行,销路完全未知。而从小就学素描的陈振飞则认为,在大理石市场上,灰色必然会是继米黄之后的下一个经典色系,因为在他从军时经常翻阅的一些杂志里,国外建筑常常少不了灰色系的素雅外墙和大面积的低奢装饰。

  纵然母亲充满不解与反对,但几百万元的荒料已经购回,再怎么责备也都无济于事。唯一能做的,就是解决被他命名为“玛雅灰”石材的销售问题。

  “持续半年左右,库存的积压让我们陷入资金断裂的泥沼里。我曾一度觉得自己对不起母亲。但我不能放弃,母亲更没有放弃。我们切了3颗荒料,做了900多平方米的样品,拼命地给各设计公司送去。经过半年的推广,玛雅灰才逐步被市场接受。”陈振飞说,辉旺真正的转折点是在2012年年初。当年在东南亚市场,特别是新加坡市场上,万豪、路易威登金沙等多家大型国际酒店相继采用了大量的玛雅灰大理石。随着这些酒店的落成,玛雅灰一炮打响,之后订单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