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与园林的融合者_石材检验批

2019年09月10日 09:18:39铭川大山石材
A+ A-

”一切都是雕塑,任何材料,任何想法,不阻碍原有空间的,我都称它为雕塑“

——野口勇

雕塑与园林的融合者_石材检验批

野口勇(Isamu Noguchi,1904-1988年)

今天要给大家分享的是被誉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雕塑艺术家之一的野口勇。他的作品诠释了东西方文化的融合,更展现了他自己对雕塑的理解。当然,这一切与他的个人经历都是分不开的。

1904年野口勇出生在美国洛杉矶,他的父亲是日本神秘主义诗人野口米次郎。

野口米次郎(1875-1947)

母亲是美国作家利欧尼·吉欧蒙

利欧尼·吉欧蒙

在他出生前,父亲就回到了日本。两岁时,野口勇被母亲带到日本与父亲团聚,他在日本度过了一个快乐的童年,这也让日本文化深深的扎根在他中,对他日后的艺术14岁后野口勇父母离异,他跟随母亲返回美国书,同时跟随母姓,称IsamuGilmore。在美国读书时,野口勇本来时要按母亲的要求成为一名医生,但偶然的一次机会,他发现了自己对雕塑艺术的热爱和天赋。于是他毅然放弃了哥伦比亚大学的医学专业,全身心的投入到抽象艺术的创作中来,同时他也改回了父亲的姓——野口。1927年他申请到古根汉姆艺术基金,前往巴黎拜布朗·库西为师,习得了以雕和凿为主的创作方式。

布朗库西(1876——1957)

在这之前野口勇曾经为美国总统山的作者格曾·博格勒姆(Gutzon Borglum)工作,但也是是东西方文化的冲突或思维上的不同,他对野口勇评价不高,认为其“对雕塑艺术充满了激情,但缺乏对应的艺术天份”。

格曾·鲍格勒姆(1867年-1941年)

所以可以说在拜入雕塑艺术大师布朗库西门下之后,才是野口勇雕塑生涯的真正开始。

布朗库西的艺术理念是“东西外表的形象并不真实,真实的东西是内在的本质”,布朗库西非常注重对材料的把握,在他门下,野口勇开始着迷于石材的体量感与质地,并且在此后的一生都以石材为主要的雕塑原料。

野口勇在创作

野口勇雕塑作品

野口勇曾经这样评价他的老师:“他在如何从自然形态上蒸馏出它的本质——一种纯粹的原初的形——耗费了毕生的经历。他信仰完美,这种完美性的内核应该是体现了关于个体特性的崇拜和对当代性的追求。” 野口勇从布朗库西这里继承了对事物本质的追求的想法,往后的雕塑创作大都非常朴素、古拙,高度抽象的形态具有符号式的神秘感,由此可见布朗库西对他的影响之大。

1930年,26岁的野口勇又把兴趣转向了东方。而这次,他来到了中国。说起他的中国之旅,可以说是一场意外。本来野口勇从巴黎出发,准备去日本寻找父亲,并开始自己的寻根之旅。但在途中收到了母亲的来信,说他的父亲不希望见到他,极度失望的野口勇只好前往中国,试图在相似的文化背景中寻找自己的东方精神归宿。在这次中国之行中,不得不提的就是野口勇与齐白石这两位大师的相交相识。

齐白石(1864年─1957年)

1864年出生的齐白石老人,当时已是66岁的高龄。介绍野口勇与其认识的人名字叫做胜泉外志,他就是1922年齐白石东渡日本举办个人作品展时在日本的接待人。

胜泉外志与齐白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