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韵欢潭的复与兴 南宋古都看杭州 南宋古村看欢_意大利石材

2019年10月04日 12:46:36铭川大山石材
A+ A-

  民国洋楼

  饮潭而欢

  明清老街

  岳园夜景

  图片由萧山区进化镇政府提供

  西湖岳庙 欢潭岳园

  关于岳飞,杭州人的印象都在西湖岳庙。整个景区不仅有忠烈祠、岳飞纪念馆,还有牛皋祠等。历经800余年,它时兴时废,却也代代相传一直保存至今。走出岳庙大门,正对西湖的水域叫岳湖,可见杭州人对岳飞的情感已完全融入这柔情的西湖水中。

  殊不知,距离西湖四十余公里之外的萧山进化镇欢潭村,当地人对岳飞的情感也如西湖般细腻。尊崇,甚至比岳庙还要早些。

  今天,进化“净心之旅”走进欢潭活动启动,首站就是岳园。园中有一尊近三米高的岳飞站像,他身着战袍,左手持书卷,右手扶剑,一副英俊勇武、文武双全的形象。岳飞像所在的大殿叫武穆祠,“武穆”二字是岳飞死后被追赠的谥号。就在岳飞像的背后,是一面石雕墙,上面雕刻的是岳飞的书法真迹。

  走出武穆祠,正对的也是一片水域,当地人称为“岳园湖”,一座岳桥又把湖面分成了东西两片。岳桥是通往欢潭古村落的主要通道,桥口两株红梅迎接探秘欢潭的每一位来者。特别是亮灯后,岳桥两侧水面上浮起《满江红》的诗句,让游客瞬间感受到岳园的“忠义”气氛。而从岳桥的角度看古村落,倚着岳园湖的,是一群古典的园林建筑,其实就是武穆祠。包括岳园湖、岳桥、武穆祠在内的整组园林,则叫岳园,这是它的首次亮相。

  这个千余人的山中之村,何以这般隆重纪念岳飞?答案就在岳园之中,一口三尺见方的小潭,叫“欢潭”。1990年5月17日的《人民日报》曾刊发过一篇文章,题目叫《岳飞与欢潭》,其立意基础也是岳园中这口潭。岳飞一生四次北伐,屡建战功,岳家军路过每地都受到老百姓极大欢迎。岳飞当年行军路过徐家村,凿潭饮水而欢,饮的就是这口“欢潭”。抗金大将田晟家族随皇帝南渡从开封田家庄迁入徐家村后,就将徐家村改名欢潭。据村里老人讲,这段“改名”的往事,也被记载在欢潭田氏宗谱之中。更有意思的是,欢潭田氏家庙有一段时期供奉的也是岳飞和岳云。

  欢潭武穆祠中还刻有一幅《岳飞行军访友路线图》,从临安城到欢潭,再到诸暨店口。这一路留下一串串与岳飞有关的地名。与欢潭相距两公里的岳驻自然村,相传为岳飞驻军之地。与岳驻一山之隔的诸暨,还有一个以岳飞手下一员大将命名的村庄——牛皋村,连接两个村子的一道山岭又叫牛皋岭。很庆幸,当年岳飞那一段历史,被永久地凝固在了这些地名之中。800余年的历史中,西湖边的岳庙时兴时废,但欢潭对岳飞的纪念,则完全融入进了欢潭田氏800年的传承之中。

  “活”着的南宋乡村

  欢潭,一个典型的江南儒村,始于南宋之前的徐家村,后由田氏家族历经800余年精心建设,成为一个人才辈出的文化村落。

  这个南宋抗金大将引领的望族改变了欢潭,也给欢潭留下了一笔巨大的文化瑰宝。绵延800余年,传承48代,出过133名朝廷命官,留下众多古建筑、117口古井和11棵树龄近千年的大樟树群。老洋房、务本堂、二桥书屋、大司空家庙……村里有多处古建筑曾经用作书屋,田氏家族在这里“千年耕读寄国忧,一潭清水释乡愁”。

  欢潭因水而生,因水得名。它最大的一个看点,就是水系。有人比较过欢潭与南宋临安城的选址,它们之间存在某种逻辑的相通。临安城选址凤凰山东麓,背靠山,面临钱塘江,可谓三面环山一面江。欢潭所在的地方,也是“三面环山一面江”,背靠大岩山,面朝浦阳江。当年,田氏族人从临安城出发,沿着钱塘江、入浦阳江,到进化后再沿着欢潭溪入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