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艺术的方向——从江苏睢宁县好人园谈起_石材机械

2019年06月25日 13:30:30铭川大山石材
A+ A-

原标题:雕塑艺术的方向

雕塑艺术的方向——从江苏睢宁县好人园谈起_石材机械

“好人园”内的部分雕塑作品

  江苏省睢宁县的“好人园”雕塑群在当地家喻户晓。入园的好人雕塑很多都是大家熟知的全国诚实守信道德模范杜长胜、全国见义勇为道德模范提名奖夏爱民、江苏省敬业奉献道德模范赵明刚、江苏省助人为乐道德模范提名奖张广之等普通老百姓,他们虽没有惊天动地的伟大壮举,却有着水滴石穿的巨大能量,他们以平凡的行动诠释了人间真情,温暖了整座城市。每一座雕像背后都有一个爱心故事,感动你我。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明确指出,“只有牢固树立马克思主义文艺观,真正做到了以人民为中心,文艺才能发挥最大正能量。以人民为中心,就是要把满足人民精神文化需求作为文艺和文艺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把人民作为文艺表现的主体,把人民作为文艺审美的鉴赏家和评判者,把为人民服务作为文艺工作者的天职。”文艺必须为人民服务,脱离了人民群众,文艺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这些雕塑作品也许艺术性并不高,但他们不是为帝王将相、达官显贵唱赞歌,而是歌颂普通人的高贵品质,它起到淳化社会道德风气的效果。这才是雕塑艺术的方向。文艺创作要植根于人民之中,就应该塑造那些保家卫国,不畏强敌的英雄,表现这个国家的农民和工人,表现下层那些克己奉公、人品高尚的普通人。只有如此,社会风气才会淳化,人的素质才能提高。

  ——编者

  江苏省睢宁县2016年建了一个“好人园”,内有几尊塑像,这是我几十年来看到的唯一能使我高兴的雕塑作品。12尊雕塑所刻画的人物无一是有权有势的达官显贵,都是极普通的老百姓,他们是农民、家庭妇女、残疾人、警察等。这使我想起毛泽东对文学艺术作品的指示。1943年,中央党校业余演出新编京剧《逼上梁山》,毛主席看后,在给集体编剧的执笔人杨绍萱、齐燕铭的信中写道:“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但在旧戏舞台上(在一切离开人民的旧文学旧艺术上)人民却成了渣滓,由老爷太太少爷小姐们统治着舞台。这种历史的颠倒,现在由你们再颠倒过来,恢复了历史的面目,从此旧剧开了新生面,所以值得庆贺。”他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也反复声明,文艺作品要反映“劳动人民”,他指出,“有出息的文学家艺术家,必须到群众中去,必须长期地无条件地全心全意地到工农兵群众中去,到火热的斗争中去,到唯一的最广大最丰富的源泉中去,观察、体验、研究、分析一切人,一切阶级,一切群众,一切生动的生活形式和斗争形式,一切文学和艺术的原始材料,然后才有可能进入创作过程。”一直到1963年,他还说文化部,“封建的、帝王将相的、才子佳人的东西很多,”“如不改变,就改名帝王将相部、才子佳人部,或外国死人部”。

  但是几十年来,一些艺术家口中喊着继承毛泽东文艺思想,作品中,舞台上(包括美术、影视、文学等)却多的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有古代的帝王将相,更是近现代的相当于帝王将相式样的形象。雕塑作品更严重。古代的帝王将相,刘邦像、曹操像,甚至像吕布这种人品有争议的人,也被塑成巨大的铜像树立在其原籍地。至于现代的将相、名人者流的雕塑就多了,影视也如此,唯独表现工农兵的塑像和影视不多。

  现在我们终于看到了为工农兵塑像的雕塑群,这就是睢宁“好人园”。园中有哪些人的塑像呢?首先没有帝王将相,没有古代的,也没有现代的,也没有才子佳人,有的是普通人的形象。其中一位普通的家庭妇女周兰华,她的丈夫去世了,她独自一人支撑起残破的家庭,抚养年迈的婆婆、双目失明的婶娘,还有智力障碍的儿子,她不但要从事生产劳动,赚钱养家,还要每晚为婆婆、婶娘洗脚,照顾儿子,细心周到,几十年如一日,竟无怨言。在当代社会像这样的妇女不是太多。给她塑像供人学习效法,社会效果非同一般。一些艺术家为了自身利益给权势人物、达官显贵塑像,至少一部分有媚上、媚钱的原因,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提倡,当代中国人致富、出人头地的欲望仍然很强烈,用不着你再鼓励。

  塑像中有一位叫杜长胜的农民,他的儿子、儿媳先后遭车祸身亡,欠了330多万元债务。债主们都很着急,按照法规,儿子儿媳欠债,与他无关,但从人情道义上来讲,人死债不死。他为债主着想,说:“我就砸锅卖铁,也要把债还了。”他在5年内,把自己的房子、工厂全卖了,终于把330多万元债务还清。对比当今不少“老赖”们自己欠债都不还,而杜长胜却为儿子偿还债务,当地人皆赞不绝口。这种人值得为他塑像。